“碰一碰”支付时代还远吗?

▶   本报记者  李洋摄影报道

  自4月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钱包在中国农业银行内测的消息不胫而走以来,业界关于数字货币的讨论就从未间断。在谈论法定数字货币可以节省现金流通的成本、强化支付系统的公共属性、为数字资产交易提供端对端的可靠的支付工具、加强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等优势的同时,人们也在开始关心法定数字货币如何传承和替代传统的法定货币?区块链“去中心化”是否适用于法定数字货币?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当下该何去何从?

  或采用“赛马”机制

  进行技术路线的竞争

  一般而言,数字货币进行分类,包括法定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和可信任机构的数字货币,而具有法定地位、具有国家主权背书、具有发行责任主体的数字货币构成法定数字货币,或称中央银行数字货币。

  近日,中国银行前行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研究组组长、清华经管数字金融资产研究中心顾问委员李礼辉在人民网直播中表示,根据央行官员披露的有关信息,我国的法定数字货币DCEP采用双层运营投放体系,传承间接发行模式及采用并行技术路线,坚持央行中心管理模式。

  李礼辉表示,鉴于现有的区块链技术无法达到超大市场零售级别的高并发需求,目前业界普遍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宜保持技术中性,不依赖单一技术,可以采用“赛马”机制进行技术路线的竞争,指定不同机构采取不同技术路线并行研发,通过技术竞争和市场选择实现法定数字货币的系统优化。

  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黄泽民认为,货币发行权惟一性决定了央行的中心地位。因此,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点,既不适合央行的货币创造,与以央行为核心的金融监督体系的内在要求也是相悖的。央行数字货币根据中心化原则,采用央行和商业银行的双层结构模式,保证了央行与商业银行、商业银行与非金融经济主体之间传统的货币关系。

  “央行应该会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以保证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可靠性,保证货币调控的效率,防止金融机构货币超发。央行对智能合约一直保持审慎的态度,但可能会支持有利于货币职能实现的智能合约技术应用。”李礼辉说。

  有望成为主要支付工具

  近年来,在我国,微信支付、支付宝应用数字技术,逐渐构建以信任链接为纽带的支付和生活服务平台。然而,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电子化支付工具采用“账户紧耦合”方式,要绑定银行账户,通过银行账户进行价值转移,在实名制的账户管理制度下,无法实现匿名支付的需求。而法定数字货币可以采用“账户松耦合”+电子钱包的方式,脱离银行账户实现端对端的价值转移,减轻交易环节对金融中介的依赖,并且在央行许可的范围内实现可控匿名支付。

  “目前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设计可能只限于替代M0,即流通中的现金,而非狭义货币M1和广义货币M2,这取决于对我国的M0、M1、M2实际市场需求和数字化程度的判断。”李礼辉表示,我国设计中的法定数字货币理论上可以脱离网络、脱离银行执行价值转移。但最终能否替代传统货币形式,取代新兴的电子支付工具,成为主要货币形式和主要支付工具,将取决于效率更高、成本更低、具有商业价值的经济规模、具备社会认可的可靠性和安全性。

  从日前网上爆出中国农业银行APP内部内测DCEP数字货币的界面截图来看,包括了扫码支付、汇款、收付款、碰一碰四大付款方式。其中,“碰一碰”代表的含义就是双离线支付,即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照样可以完成支付,这在地下车库、偏远山区等网络环境差的场景将会具有很大的便利。

  “长远来看,法定数字货币是有可能会逐步取代、替代甚至驱逐传统法定的纸币。就像我们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之后,我们的现金也变得越来越少了。但是,我认为在法定数字货币推出之后,短期比如3-5年甚至10年内,可能还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它是逐步取代或驱逐的过程。”李礼辉说。

  此外,有业界人士表示,若央行数字货币钱包完全独立于第三方支付机构,且未向第三方支付机构开放接口,那么,第三方支付机构的部分甚至大部分功能将来很可能被替代。

  而相较于法定数字货币,其他任何机构的数字货币要做到“可信任”目前来看还十分困难。比如,致力于成为一个不受华尔街控制、也不受中央银行控制的金融基础设施的脸书旗下的Libra(天秤币) 一开始就备受监管压力。Libra协会2019年10月14日首次理事会之前,Visa、 Master、 Stripe、eBay和 Paypal等支付巨头宣布退出该项目。

  李礼辉认为,可信任机构发行数字货币需要具有公众信任机构的信用背书、具有商业价值的客户规模、具有高效可靠的金融交易和支付平合、具有可审计的金融资产支撑、具有行政许可的市场准入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