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大动作”,中国数字货币DCEP即将落地!

目前全世界的经济确实有下行的压力,大家最近看了中国的经济数据,也有一些下行。但是我们的总体判断是中国目前的经济还是运行在合理的区间。

目前中国在宏观经济政策,特别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上,应对下行压力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

以货币政策为例,我们目前的利率水平应当是一个适度的利率水平,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水平应当说也是为今后的宏观政策调整留有充足的空间。

中国货币政策主要是“以我为主”

美国、欧央行和日本央行以及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央行,最近货币政策的取向, 一个是降息,一个是重启QE。

中国是一个大型的经济体,我们货币政策主要是服务国内经济,所以我们决定 货币政策也主要是以我为主,考虑国内的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来进行预调和微 调

中国的经济目前还是在合理区间,物价方面也处于一个比较温和的区间。在转型升级中我们遇到一些结构性的问题,主要是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解决。

综合分析中国国内的形势和国际背景,我们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应当保持定力,坚持稳健的取向。

既要稳当前,也就是说要加强逆周期调节,保持我们的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速度和名义GDP的增长速度大体上相当,大体上匹配,坚决不搞“大水漫灌”。

我们也要注意保持我们杠杆率的稳定,使得整个社会的债务水平处于可持续的水平。

同时,我们也要考虑到长远,也就是说要加大结构调整的力度,下大力气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以改革的方式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央行的数字货币将替代部分现金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易纲:关于数字货币,我想说几点。

第一,人民银行从2014年就开始研究数字货币,我们有一个数字货币研究 所,有一个专门的团队,目前取得了积极进展。

我们把央行的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结合起来,所以叫做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这样一个一揽子的计划。

第二,将来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目标是什么呢?目标是替代一部分M0,也就是说替代一部分现金,它不是说去替代M1或者广义货币M2。

第三,我们数字货币将来的框架是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双层运行体系,不改变现在的货币投放路径和体系,这样就充分调动了市场的积极性。

第四,我们会坚持中心化管理,在研发工作上不预设技术路线,可以在市场上公平竞争选优,既可以考虑区块链技术.

也可采取在现有的电子支付基础上演变出来的新技术,充分调动市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我们也设立了和市场机构激励相容的机制。

传统到体系

已有的传统金融里,总有第三方的中心作为金融的管理方、发起方,这里面会有一个很强的壁垒

即使是在美国,除了大的公司,像美联储 、大投行等大金融方,投资者会产生信任外,小公司都是在过程中慢慢积累信任关系的。

而在互联网的平台里,平台经济是进行互金平台的运作,在借贷款两方进行双边市场的服务。

那么,在区块链金融里,服务的核心两点:信用体系和价值传递 。

在互联网体系里,传递的是信息,没有直接传递价值,比如微信、支付宝都是通过三方的中心阿里、腾讯中心做传递。

问题是区块链技术颠覆了什么?

区块链技术颠覆了最底层的技术和基础设施,并由此带来商业模式的转变。互联网解决的是用户应用与界面的问题、 云计算解决的是业务层面 、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解决的风控层面的问题。

以上这三点靠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实现很难。而区块链解决了金融行业最核心的三个问题:信任基础、资产转移交易、清算基础设施。

正是因为区块链上来“直捣黄龙”,可能被币圈利用,也可能搅动了金融市场的神经,以至于被推到风口浪尖。

为什么是区块链解决这三点基础设施的问题呢?

其一,它重构信任机制。交易双方可直接进行可信任的价值交换,实现了信用创造机制的重构。

其二,实现高效低成本的交易模式。通过点对点的交易模式,大幅降低信息传递过程中出现错误的可能,通过计算机程序自动确认执行双方交易结果,大幅度提供金融交易和结算效率。

其三,降低金融监管成本。由于区块链防篡改、高透明的特性,所以它保证数据的真实性和可追责性,减少审计流程,降低了金融监管成本。

其四,实现个人隐私保护。区块链技术基于节点的授权机制和隐私权限设计,完善了用户个人信息保护制度。

数字货币比现有钞票更具包容性

“法定数字货币是一种不会停止的货币。”

未来银行贷款的使用可以追溯到未来。钱包不一定基于银行账户,例如电表中的钱,当天余额不足时,它将自动充电。

比特币所代表的虚拟货币是人类历史和社会实践中的技术探索,这种探索对于重新认识和分析货币逻辑具有重要意义。

但是,比特币取代法定货币的可能性微不足道,最大的障碍是它找不到维持货币相对稳定的机制,这是货币作为价值尺度和交换媒介的重要依据。

虽然比特币具有货币的特征,但它也可以应用于某些情况下的支付。从整体实践的角度来看,价格波动和数量有限使其更适合作为金融数字资产。

同样非常重要的是,比特币的去中心特点是货币流通系统的理想未来,这是一个美丽的场景,但在现实世界中很难实现,但也不是不能实现。

传统的金融体系是根据工业经济的结构,逻辑和需求建立的。

对于数字经济而言,它诞生于过去,而不是未来。我们需要一个新的,面向未来的新金融——中国数字货币。

数字经济需要数字金融,数字金融需要数字货币。数字货币是可编程货币,可编程货币带来可编程金融,可编程融资带来可编程经济。

来源:全球链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