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央行数字货币(CBDC)回归主流 商业银行真有危险了

原标题:零售央行数字货币(CBDC)回归主流,商业银行真有危险了

  2015年,英国央行提出数字英镑计划,开启了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历史。当时就提出央行如果发行CBDC,就会和商业银行竞争存款,对商业银行形成冲击。特别是在金融危机时,人们会把银行存款转为CBDC,这样银行存款就会减少,以至于无法以贷款方式产生货币。其后几年,英国央行、美联储和相关学者都做了大量研究,设计多个方案来解决这一问题。英国央行2018年写了几篇重要研究报告,美联储在2018年也发布研究报告,如2018年David Andolfatto的《评估央行数字货币对民营银行的影响》(Assessing the Impact of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on Private Banks),认为发行CBDC不会造成商业银行的困难。各个国际组织也积极参与这些研究,如国际清算银行(BIS)2018年发布《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报告,提出CBDC应该从批发型CBDC(Wholesale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wCBDC)开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发布大量研究报告,鼓励央行发行CBDC。

  2018年,一个新的方向出现,就是重视批发型CBDC,这一概念由BIS提出[1],后来英国央行、加拿大央行、新加坡央行也纷纷跟进。批发就是只用于银行之间或银行与其他机构之间的大额转账使用,而非面向大众。由于参与单位和人数大大降低,批发型CBDC较易开发。因此批发型CBDC成为热门。而批发型CBDC的机制也必须维持央行-银行的结构,因为客户需要经过银行才能使用CBDC。

  2019年6月,脸书发布Libra 1.0白皮书后,世界央行都感到震撼,后来又经历8月23号事件,连美国都受到震动,于是各国纷纷开启CBDC的计划。在2019年许多央行都重视批发型CBDC,包括欧洲央行。2020年1月,欧洲央行还发布研究报告《分级央行数字货币和金融体系》(Tiered CBDC and the financial system),讨论了反对央行数字货币的两个突出论点,即商业银行的结构性脱媒风险和央行内部信贷分配过程的集中化风险,以及在金融危机下的银行挤兑风险。提出了央行数字货币的两级利率(Two-tier remuneration)解决方案,将货币的支付功能分配给一级CBDC,利率具有吸引力,而将价值存储功能分配给二级CBDC,其利率很低,从而鼓励将CBDC作为支付工具,而非大规模价值存储工具。根据所持有存款的数量来支付不同的利率,可解决与结构性和金融危机有关的银行脱媒问题。中国人民银行也表示在央行-商业银行的双层架构上开发数字人民币。可以说,过去5年,全世界学者都极力设计方案来保护商业银行,认为放弃商业银行改变太大。

  2020年却出现新转折。许多单位包括欧洲央行开始提倡零售型CBDC(Retail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rCBDC),英国央行在2020年3月报告也是先提零售型CBDC[2]。而且开始接受以前认为不可思议的想法。几周前,笔者接到英国学者来电,谈到他向英国央行提的方案,让所有银行存款都成为CBDC,这样传统商业银行的流程和功能就彻底改变了。他认为这是思想上的突破,该淘汰时还是要淘汰,不然后果更糟。美国“数字美元项目”(Digital Dollar Project,DDP)也提出零售数字美元计划。DDP认为现在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规则和技术已经太陈旧了,有的居然还有上百年的历史,在新数字经济时代,这些都是应该淘汰的恐龙,必须改革。

  而6月1日,美国费城美联储也发布报告,讨论以后CBDC可能需要放弃商业银行。这就打破了过去5年来几乎大部分央行和学者都在尽力避免的事情。这两个国家,虽然隔了一个大西洋,却在差不多同一时间提出关于CBDC类似的想法,着实令人惊讶。由于这一想法十分前沿,即以后可能所有资金都将存在央行,商业银行不得不要转型。

  注意一下放弃商业银行的想法只是在研究阶段,不代表官方的看法。但是重视零售型CBDC却是官方的观点。从2015年起,CBDC 计划出现,开始是零售型,2018年变成批发型,而在2020年零售型CBDC又回归主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