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豫投资:数字货币,它真的来了!

近期,有关国内经济的两件大事,一个是,统计局公布一季度GDP负增长6.8%,是改革开放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一季度GDP体现了疫情对中国经济的打击之深远。第二个是,中国又搞了一个大动作:央行开始试点运行DCEP,数字货币时代提前降临,这是关系到每个人钱袋子的重大改革。

  这是一个酝酿了6年的金融货币改革进程,去年才被明确推进,在今年已经开始有序展开。据推测,未来三年时间,会有30-50%的流动现金被央行数字货币取代,平常使用的大部分现金都会转为DCEP!

  美豫投资投研部表示,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其实也是中国对抗一部分美元霸权主义的工具。它将有利于中国加快去美元化,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可能会因此提速。但其更大的作用,是改变中国金融系统,撬动数字经济时代提前到来。

  当今世界最强大的两个国家,不约而同在同一赛道发力。这是数字货币世界的暗流涌动,也是金融百年的重大破局!

  我们怎么理解DCEP呢?美豫投资投研部表示,和比特币、Libra这些传统意义上的数字货币相比,DCEP是完全的数字货币。它是由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本质上是央行负债,由中国国家信用背书,具备无限法偿性。也就是说,DCEP就是人民币,它将直接取代流通中的现金。

  据报道,苏州是央行数字货币的重要试点地区,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将通过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在4月安装DCEP钱包,并在5月以DCEP发放工资中交通补贴的50%。同时报道,DCEP还在深圳、雄安、成都几个城市试点。

  那有的朋友就会问了,DECP和支付宝、微信的区别在哪里?美豫投资投研部表示,这很容易明白,DCEP是数字化的货币,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是货币的数字化。

  至于DCEP和比特币的区别,美豫投资投研部表示,DCEP采用了和比特币相同的区块链加密技术。但是DCEP是中心化的,这个中心是央行,背后是国家。而比特币是典型的去中心化,是依靠节点网络和加密算法的虚拟货币,天然带有无政府主义的特质。和DCEP的无限法偿性相比,比特币不具备法偿性,没有法律效力,无法强迫别人使用,能不能用来买东西完全取决于商家的意愿。同时比特币的数量固定的,并且没有真实资产背书,价格波动巨大。

  说完上述几种,那更加不得不提的就是DCEP和Libra谁有更有竞争力?美豫投资投研部表示,DCEP是由中国国家信用背书发行的货币,Libra是由Facebook的企业信用背书的稳定币。去年6月,科技巨头Facebook宣布要推出它的数字货币Libra时,给世界造成了冲击波。扎克伯格的野心太大,把手伸到了货币发行权上,等于是直接打脸美联储。同时又动了美国各大银行、金融机构的大蛋糕,遂被无情打压。之后不得不妥协,退一步想把Libra做成一个美国的支付宝,仍然是被打压。到最后,小扎只能够打出“国家安全”这张牌来说服美国当局。他搬出了中国的DCEP,表示,“如果中国的金融系统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标准,那未来美国很难实施制裁和各种保护措施”。

  美国真正用来统治世界的部门是美联储,美联储掌握着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美元体系。美豫投资投研部表示,货币发行权,和对货币的管理权,是美联储和任何国家央行的权力体现,是绝不会允许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进场的。所以到目前为止,Libra也还是处在一个半扑街的状态。DCEP的对手也从来就不是Libra,而是美元。

  那么我们来说说目前,国际货币体系的现状是什么样的?美豫投资投研部表示,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美元的国际货币主导地位随着全球经贸格局的变化遭受了两次主要挑战:日元的国际化趋势与欧元的出现。如果说日元的国际化是在美国推动下,用来平衡两国经贸关系的政策措施,那么欧元区的创设曾让各国对出现一个更加平衡的国际货币体系充满期待。然而,遗憾的是,即使欧元区占国际贸易的比例(14%)超过了美国占国际贸易的比例(11%),美元作为唯一全球货币的事实却并未发生改变。

  为什么数字稳定币成为了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挑战?美豫投资投研部表示,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局面没有发生改变的情况下,国别型的货币对美元的替代很难发生,但数字货币为国际货币体系提供了发展新方向。尽管从1982年David Chaum基于邮件可以签名、加密而提出了加密货币至今已经有将近40年的时间,获得广泛注意的典型数字货币———比特币也已经出现了10余年,但对于国际货币体系而言,2019年流行的全球数字稳定币的倡议才真正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的制度选项。

  然而,指出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两难困境的特里芬通过对历史的研究告诉我们,即使是新兴霸权货币美元满足了以上三点要素,取代失效的霸权货币英镑依旧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有趣的是,阻碍新的主权货币成为全球货币的因素在数字经济的时代正日益弱化,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对国际结算的需求不再集中于公司、政府等全球贸易和金融的大型参与者。历史上,不依赖于实物货币的国际结算出现在服务进出口商人的阿姆斯特丹、汉堡等地,伦敦则因为其优异的贸易融资服务促进了英镑的国际化。而对于这些大型参与者而言,切换国际主导货币的成本巨大———新的定价标准、新的风险头寸和处理旧主导货币储备面临的损失。因此,过去的国际货币体系特别容易维持现状。而在高度全球化和数字化的今天,个人消费者参与国际结算的行为大大增加。全球互联网用户和跨国旅行者的人数在过去的15年中翻了一番,跨境电商更是让每一个消费者都直接参与了国际结算,也因此体会到了传统国际结算体系的缓慢和成本高昂(如货币转换费等)。个人消费者对某一主导货币的粘性远远比不上大型参与者,相反,他们对交易的成本更为敏感,也因此更容易受到数字支付技术带来的成本降低的吸引,转换支付手段。而从国内经验来看,以个人消费者为基础完全足以衍生出一套新的支付体系(如第三方支付在中国的快速增长,M-Pesa在肯尼亚的扩张等)。因此,个人跨境支付的活跃开启了一个潜在的国际支付货币的竞争局面。

  当前各国对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都充分了解,也都期待国际货币体系更均衡多元。美豫投资投研部表示,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其国内缺少方便、成熟的支付体系,数字支付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的收益更大;在接受国际汇款方面,2017年的调查指出,全球每年6000亿美元的国际汇款平均成本高达6.84%,基于数字技术的国际支付体系改进,无疑也会受到发展中国家的欢迎;最后,当前受美元全球流动性缩胀影响更深的也是不具有成熟金融市场的发展中国家,更稳定的全球流动性安排也受其欢迎。

  在美豫投资投研部看来,数字化时代影响某一潜在国际货币成败的因素,制度惯性的作用已经大大减弱,但稳定依旧是重要因素,也因此比特币等缺乏价值锚的数字货币难以成为国际货币,但数字稳定币则真正构成了对现有货币体系的挑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