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传伟:央行数字货币(DC/EP)或可实现与第三方支付双赢

免责声明:本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小编:记得关注哦

来源:中国经营网

撰文:李晖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中国人民银行对数字货币的研究和设计已经有几年时间,但在 Libra 白皮书推出后明显提速,疫情的特殊情况又再次催化了相关试点推进的节奏。DC/EP (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对于货币政策、支付市场甚至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市场上多有关切。

6 月 12 日,在由《中国经营报》和微吼联合举办的「2020 财富公开课」上,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在题为《大变革:数字货币对我们到底意味着什么?》的课程直播时表示,DC/EP 在一定意义上与「断直连」后的第三方支付存在同构关系,但目前清算路径还不明朗。

「如果第三方支付机构可以作为 DC/EP 托管和支付机构,第三方支付行业目前对各种应用场景的渗透,以及建立的二维码等收单系统,可以在 DC/EP 应用推广中发挥积极作用,从而实现双赢局面。」 邹传伟指出。

为什么需要 DC/EP

市场共识在于,在货币的四大职能(价值计量、支付、流通手段和价值贮藏)中,支付是数字货币最有潜力率先改善的领域。这种定位主张从 DC/EP 的名字——「数字货币 / 电子支付」中也可明确。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以账户为主要载体的国内支付系统已很发达,数字货币面向零售市场的价值何在?

对此,邹传伟认为,传统的基于账户的支付体系(主要是银行存款账户和支付账户)有两方面不足——账户的可获得性和跨境支付的便利性。数字货币的主要出发点就在于弥补这两处不足,而这就涉及支付系统的范式转换。

「支付系统(乃至金融基础设施)分为账户范式和 Token 范式(也被称为账户松耦合、价值模式和代币模式),前者以银行账户体系为代表,后者以区块链为代表。这两个范式有很大差异,但都可以用来承载金融资产和交易,在很多应用场景中呈现了非常复杂的替代和互补关系。」邹传伟指出。

「就隐私保护上的差异而言,开设账户一般需要审批,要满足严格的身份验证要求。但账户范式下对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容易演变成侵犯个人隐私。而区块链对用户高度开放。任何人只要根据非对称密码算法生成一对公钥和私钥,就可以拥有区块链内的地址。地址有很好的匿名性,但地址内有多少 Token 以及地址之间的 Token 交易,全网可见,不可篡改。用 Token 进行交易,像是蒙上了一层匿名面纱。尽管这有助于保护地址所有者的隐私,但也加大了 KYC (了解你的客户)、AML (反洗钱)以及 CFT (反恐融资)等方面的监管难度。两种范式都有各自的利弊。」邹传伟表示。

邹传伟指出,更重要的差别则在对交易的处理上。「账户分等级,账户等级对应支付清算等级,每级账户在开立时都需审批。在账户范式下,资金流动采取记账清算。资金从付款者到收款者,中间可能要经过多家机构的账户,体现为相应账户余额的调整。如果看账户体系的拓扑结构,应该远非互联互通状态,而是存在不少‘孤点’‘断头路’‘梗阻’‘迂回路’等。Token 体系无等级,但要做好开放性与 KYC 之间的平衡。Token 交易即结算。Token 体系是点对点的拓扑结构,任何两个地址之间都可以直接交易。」

如何实现双赢

值得注意的是,与各国央行推行 CBDC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面临的市场背景不同,以移动支付为代表的中国第三方支付在全球处于领跑地位,中国的第三方支付是否会和 DCEP 形成竞争,甚至给 DCEP 的落地和使用带来障碍?

对此,邹传伟认为,DC/EP 在一定意义上与「断直连」后第三方支付存在同构关系。如果 DC/EP 在技术效率和商业拓展上做得足够好,站在用户角度,用 DC/EP 与用「断直连」后的第三方支付理论上应该带来同样的体验。

在他看来,理解第三方支付的关键是支付账户及其余额。比如,老百姓通过微信支付进行转账和发、抢红包,都是支付账户余额的操作。支付账户所反映的余额,本质上是预付价值,类似于预付费卡中的余额。从货币属性上看,支付账户余额所对应的资金尽管所有权归属于客户,但由支付机构以其自身名义存放在人民银行的「非金融机构存款」科目,并实际由支付机构支配与控制。而 DC/EP 是 M0,即一种新形态的流通中现金,是央行负债。DC/EP 在任何场景下都具有法偿性,而第三方支付的政策工具意义要弱得多。

邹传伟表示,目前 DCEP 的清算路径还不完全明朗,可能有两种方式:

第一种是人民银行对 DC/EP 交易采取实时全额结算模式,也就是老百姓、企事业机构和商业银行等之间的 DC/EP 交易,都第一时间体现为人民银行 DC/EP 登记中心的更新,那么 DC/EP 将独立于银行卡「四方模式」清算系统和第三方支付。

第二种是人民银行允许用户通过 DC/EP 给第三方支付进行充值,这样第三方支付相当于具备了 DC/EP 托管和支付的功能,从而形成一个双赢局面。

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DC/EP 更重要的角色显然不只如此,其更大想象空间在跨境支付和货币国际化层面。

邹传伟认为,DC/EP 交易不依赖于账户,天然具有便于跨境支付的特点。DC/EP 跨境支付,与银联卡、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境外使用逻辑完全不同,理论上可以不依赖 SWIFT 体系。「比如境外居民和机构参与 DC/EP 跨境支付,只需开立 DC/EP 钱包。开立 DC/EP 钱包的要求比开立人民币存款账户要低得多。任何两个 DC/EP 钱包之间都可以发起点对点交易。甚至站在人民银行的角度,DC/EP 钱包没有境内和境外的区别,DC/EP 交易也没有境内、跨境和离岸的区别。」他举例分析称,这也解释了为何此前人民银行官宣 DC/EP 的试点场景包括冬奥会场馆。

「但货币国际化存在三个维度:国际贸易结算货币、国际投融资货币、国际储备货币。跨境支付只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邹传伟表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