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央行将推出数字货币(DCEP)?推出后对整个社会会产生什么影响?

央行数字货币并不是横空出世,而是经过长久酝酿产生的结果。

2016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任命银行数字货币研讨会在北京召开》,造成一时轰动。此次会议进一步明确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战略目标,做好关键技术攻关,研究数字货币的多场景应用,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同年G20杭州峰会上,中国将“数字经济”列为重要议题,峰会通过了《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

2017年G20汉堡峰会关于数字经济的主张与杭州峰会一脉相承,德国任主席国期间将发展数字经济作为工作重点,并召集了G20历史上首次数字经济部长会议,再次阐述数字经济将成为世界经济转型和增长的动力。

千呼万唤始出来,终于在2020年,央行推出数字货币DCEP在农行内测,并且在一些城市试点应用。

央行数字货币是大势所趋,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是顺势而为。

一、新型冠状病毒的背景下

很多国家发行属于自己的数字货币出发点可能都是很简单的——纸钞流通的成本太高。据美国零售商和银行估计,持有实物美元的年均成本在60亿美元左右,其中包括会计、储存、运输和安全成本。

而据最新U.Today消息,推特用户、XRP社区成员“XRPcryptowolf”分享了一份文件,其中说,随着新冠疫情危机的继续,欧洲央行正在考虑推出一种数字欧元,足够快地印出大量钞票来实施计划中的经济刺激计划。

因此,在新型冠状病毒全球范围内的持续蔓延,各国各地区经济都很紧缩的情况下,数字货币的发行确实可以起到“救市”的作用。要知道,比特币就是在2008年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诞生的。所以,我猜想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也是在经济状况不乐观下的形势所趋。

二、私人数字货币的挑战

数字货币按照发行主体可以分为私人数字货币和法定数字货币。

目前主要的私人数字货币有BTC、EOS和ETH等。而法定数字货币则指由国家信用背书的数字货币。

但是新兴的数字货币作为支付方式无疑会对央行产生一种挑战。如果数字货币在常规支付中得到广泛的使用,那么肯定会对金融稳定等造成一定影响,并且它并不易受央行监督管理。

虽然现在私人数字货币对货币体系产生的影响微乎其微,因为至少它们在中国主要是作为一种投资产品,但是未来的发展规模以及将会产生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在数字货币兴起的同时,央行会尽快掌握控制权。

二、数字经济的发展

具有去中心化、无须中心信任、不可篡改和加密安全特性的区块链技术,使数字货币得以脱离传统金融体系,成为互联网金融变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此同时,数字货币赖以发展的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智慧云等,也日益成为互联网金融重要组成部分。

所以说,随着互联网、云计算、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全球范围内的支付方式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中国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推动了央行数字货币的出现。

数字货币DCEP将会产生的影响

一、支付

(1)支付方式的转变

中国货币载体经历了商品货币、金属货币、金属铸币、信用货币,当前我们仍处于信用货币时代,而货币支付方式却不断发生着新的进化与演变。目前主要的支付方式可以划分为现金和非现金两大类,非现金的支付形式是越来越重要的形式了。而非现金支付划又可分为银行卡支付以及新兴的以支付宝、微信等支付方式,后者支付宝、微信又占有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但是目前支付宝、微信的离线支付是“单离线”:对用户离线、对商户在线。其做法是,在支付宝、微信客户端上生成一段标识码(通常是二维码),可以标示该支付宝用户。商户获取该标识码后,并向支付宝后台申请在该标识码对应的支付宝账户中扣款。

而央行数字货币能够像纸钞一样实现“双离线支付”,即在收支双方都离线的情况下仍能进行支付,未来只要两个人都安装了央行数字货币的数字钱包,不需要网络,也不需要信号,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相互碰一碰就能实现实时转账。

(2)投资属性向支付属性的转变

另外,前面已经说了之前数字货币在中国主要是一种投资产品的存在,真正用于支付的机会其实很少。但是央行DCEP一旦发行并且得到广泛应用后,它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支付手段出现在大众视野中,而不是投资品,所以相应的让会带动比特币等私人数字货币的支付功能更加普及。

二、去中心化向中心化的转变

目前流行的区块链加密货币如比特币等都是去中心化的,但是央行数字货币是以国家信用为背书,以国家形式发行的数字货币,这是中心化的区块链记账方式。

比特币等由于不具备国家信用等特征而不断表现出高波动性,但是中心化的法定数字货币更具信用特征、法律特征和稳定特征。因此,比特币的匿名性对维护社会秩序、打击违法犯罪造成了障碍。比特币的匿名性容易使其成为暗网世界的交易媒介、洗钱和黑市交易的温床,例如,“丝绸之路”等网上黑市,尽管其在2013年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关闭,但不排除后续有类似的网站出现。但是央行发行的的数字货币是中心化的,相对于商业银行等其他机构,中央银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信用风险为零,可有效规避其他机构倒闭的风险。同时,有助于国家追踪非法交易,减少违法犯罪行为,同时兼顾隐私保护等。

三、信息更加透明

在数字货币流转过程中,可以记录包含货币起源、支付原因、支付路径等交易信息,数据的完整和开放解决了信息不对称问题,有利于促进货币向医疗、教育、公共福利等领域流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