诞生了交子的成都,再次成为数字货币DCEP改革的前沿阵地

中国货币一直走在世界前列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货币的国家之一,使用货币的历史长达五千年之久。一直以来,中国都走在货币发展与变革的前沿。中国的货币历史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

        班固《汉书·食货志》载:“金刀龟贝所以分财利通有无者也……兴自神农之世。”

        《初学记》则载:“黄帝采首山之铜,始铸为刀。”

        也就是说,中国的货币历史自传说中的神农或者黄帝时期便已经诞生。换句话说,中国的货币历史自人类社会形成初期便已经开启。

        最早的货币,目前认为是“贝”,从中国文字构成的角度来看,凡是与钱财有关或者表达富贵等意思的字,大多以“贝”为偏旁部首,如:贵、资、贪、贫、财、购等。

        而且很早就有对钱币的研究,南北朝的《刘氏钱制》和《顾恒钱谱》,便是世界上最早对钱币研究的资料之一。

        货币是商品交换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因此,货币的出现代表着当时社会发展的高度。而中国在很早以前币便开始具备货币的记载,说明中国在经济社会的发展领先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

        货币的发展经历了实物货币、贵金属货币、纸质货币三个阶段,货币的发展更迭是社会经济、生产技术、生产关系发展高度共同作用的结果,因此,货币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当时的社会经济、生产力、生产关系等的发展程度。

        如果说,在实物货币和贵金属货币阶段,货币仅仅是独立区域的发展的标志,还不足以通过货币表现出社会政治、经济等格局,那么,到了纸币时代,货币就完全跳出了单一的社会经济形式,开始表现更加广泛的社会区域联系。

        纸币诞生于宋朝,在经历了唐朝的高度繁荣积累后,宋朝在政治、经济、文化、生产技术等方面迎来了新的高度繁荣时代。社会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往来和交流更加频繁,金融方面的贸易往来和需求更是庞大,作为链接的重要工具之一的货币,也就酝酿着一场新的变革。

        一方面,商业发达,需要更加轻便方便携带的货币,来适应经济发展的需求。原有的金属货币因笨重,流通不变,已经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经济发展需求。

        另一方面,造纸术和印刷业的发达,为纸币的产生提供了物质基础和技术保障。

        于是,纸币应运而生!

        这一轻便、低成本的全新的货币形式甫一出现,便很快取代了金属货币,成为广泛流通的货币形式,且沿用至今。

成都是交子起源地

       交子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它诞生于四川成都。

        北宋初年,四川成都出现了为不便携带巨款的商人经营现金保管业务的”交子铺户”。存款人把现金交付给铺户,铺户把存款数额填写在用楮纸制作的纸卷上,再交还存款人,并收取一定保管费。这种临时填写存款金额的楮纸券便谓之交子。

        交子便成为宋、金时期纸币的名称之一。

        交子最早诞生于成都,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造纸技术在四川发展属于当时的巅峰状态。二是安史之乱后很多富人逃亡至巴蜀地区,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促使更便捷的交易工具的出现。三是由于地理环境等多种原因,蜀地盗匪横行,携带大量钱财极不安全。

       经济、技术、地理环境等的综合作用使交子出现后很快便得到推广,成为全国统一的货币形式。

        官方正式设立益州交子务,由政府正式发行的纸币的时间大约在1023年,欧洲最早使用的纸币是1661年由瑞典银行发行,中国比美国(1692年)、法国(1716年)等西方国家发行纸币要早六七百年。

        纸币的出现,代表了当时中国在政治经济等处于世界领先发展地位的重要标志。

        纸币的出现是人类货币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一次进化,首先,纸币的出现,诞生了新的货币信任体系,其次,由纸币衍生出了全新的金融模式,比如“交子铺”、银号,以及由此产生的借贷、通兑等金融形式。

        纸币及相关金融衍生品一直发展至今,已经成为重要的金融工具!

        如今,货币再次面临新的革命,这次革命与以往有些本质差异:过去的货币,是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生产技术、经济环境、生活水平下的产物,它的影响力仅限于比较狭小的区域范围;如今,世界已经加速一体化,全球之间深度融合,货币成为一个国家主权的象征,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一个国家崛起的程度。

        随着计算机等科技发展和经济发展,纸币已经无法满足科技时代的需求,纸币电子化、数字化趋势已经成为货币发展的必然。

       在这场由纸币到数字货币的交替更迭上,代表的是一个国家在科技、政治、经济领域的全面进化和进步。由于数字货币的新的功能和金融属性,世界经济格局将会随着数字货币的出现被重新建立,谁能占领这场货币变革的优势,谁就能够占据经济格局变化的先机。

        目前,中国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DCEP已经开始试点,走在世界前列。

        央视财经节目提到:1000年后,从交子到数字货币,中国将再次引领货币金融领域创新变革。

数字货币时代,成都仍然走在前面

        根据《成都金融志》中的文字解释:“北宋益州的’交子铺’实为四川历史上最早的货币金融机构,而益州的交子务则是最早由国家批准设立的纸币发行机构。”

        时隔1000多年,成都在再次成为货币变革的中心之一。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已经呼之欲出,目前正在成都、苏州、深圳、雄安四地积极进行试点。

        成都有幸再次现在货币革新的前沿,深度参与和推进货币数字的改革和试点。

        根据消息,2020年春节之前,网联牵头的人民银行标准条码互联互通已在宁波、杭州、成都三地试点城市成功完成“收款扫码”(即B扫C)现场验证。

        目前DCEP已经落实了多个应用场景的应用,苏州落地的场景的是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交通补贴,深圳则为银行内部员工缴纳税费,雄安着重于清算领域。而成都将聚焦线上线下融合消费。

        据消息称,成都有望五一前后公布DC/EP试点,首批内测商户聚集线上线下融合消费。相关人士透露,根据目前信息,首批成都落地商户主要是由四大行与三大运营商自主优选自身深度合作的战略伙伴,每家银行精选2-3家商户。

        目前已经确认的合作商户包括了京东、天猫等传统线上渠道巨头,以及菜鸟驿站、天虹百货、星巴克等实际应用场景。

        此外,太古里商圈由于优势的地理位置与商业条件也有望被选作落地商户集群。

        另外,据《财经》记者从接近央行人士处了解,更为市场关注的支付宝与微信支付互联互通的技术验证试点已经在福建、成都和宁波三地进行。

        在这场新的数字货币革命中,成都再次成为货币变革的聚焦中心之一。中国延续了过去在货币历史上的荣光,走在世界前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