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P即将落地,Libra改版重出江湖

DCEP5月落地

近来,央行数字货币消息不断,先是消息称在农行内测,碰一碰就可以实现支付。而后称,DCEP首个应用在苏州落地,DCEP将作为交通费补贴的形式,在5月发放给苏州相城区各区级机关、事业单位和直属企业员工,5月将其工资中的交通补贴的50%通过央行数字货币的形式发放。从去年下半年一直关注的DCEP终于要正式落地了。

消息刺激下,A股中区块链版块涨幅居前,大涨6%+,比特币先跌后涨,突破7000U。

A股数字货币板块

BTC走势:

DCEP的作用

此前,DCEP虽然已研究长达五六年,但正式提出的时点是在2019年6月,Facebook要推出Libra之际。DCEP的推出,是国家和Libra为代表的有技术、有用户的超大型发行机构铸币权之争,是国家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开启的本币保卫战。

DCEP是M0的替代,简单地说就是纸币的替代,纸币的数字化,不具备炒作价值。在线上交易份额越来越大的情况下,纸币的数字化顺应了历史潮流。

对外,在欧美各国逆全球化,去中国化的国际形式下,DCEP的及时推出也是一种自救手段,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机会。一带一路60多个国家把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以人民币为贸易结算的基础货币,DCEP将以此为突破口,未来辐射到更多国家,扩大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削弱美元霸权。

对内,DCEP的推出是在我国移动支付已经高度普及化的基础上,2019年,全年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已经达到200多万亿元,移动支付用户规模将突破7亿人。由于目前DCEP的主要场景是高并发的零售支付,使用起来会更接近支付宝或微信支付,但是可能会更便捷,比如可离线支付,支付不需要通过第三方平台,不需要绑定任何银行账户,速度更快。DCEP的推行或进一步扩大移动支付人群及交易规模。

DCEP与比特币

为了保证至少30万TPS高频率的交易,虽然DCEP采用的是双层运营结构,区块链只是备选的底层技术之一,可能并没有用到区块链技术。因为由央行发行,所以DCEP是中心化发行的属性,以国家信用为背书,具有法偿性。

而以BTC为代表的加密货币是去中心化的发行属性,以共识决定价值,和DCEP这样中心化的数字相比,并没有太大关联。

无论DCEP是否用到了区块链技术,央行数字货币本身的推出是对市场的教育,这是一次对国民普及数字货币的很好的机会。比特币现在还养在深闺人未知,全世界参与加密货币的所有参与者不过几千万。大部分人对比特币的认知还停留在骗局的传销上,而数字货币的普及教育后,会有越来越多人了解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发现它们的价值和用途,无形中给比特币带来了巨大的流量。

DCEP与稳定币

有些观点觉得DCEP推出后,由于它是锚定人民币的数字货币,可能会成为一种稳定币,成为法币通往数字货币交易的媒介。

个人认为,由于各种原因 ,比特币为代表的其他加密货币的交易并不被中国的监管认可,甚至认为是人民币的变相出逃方式,所以DCEP目前暂不可能作为稳定币。未来,若监管对加密货币市场有了更好的监管举措,或国家为主体开一个试点交易所,也许DCEP有可能成为稳定币的一种。

DCEP与Libra

美国政府虽然担心Libra不受控制撬动美元霸权,但更害怕DCEP对美元的威胁。

4月16日晚,在DCEP推出之际,已经沉寂许久的Libra受到刺激,不甘示弱,当晚就发出2.0版的白皮书。

Libra白皮书2.0版,宣布放弃公链计划,除了提供锚定一篮子法币的币种外,还将提供锚定单一法币的稳定币。与2019年6月份的第一版Libra白皮书相比,这次设计的重要改变表现在四个方面:

1、除了提供锚定一篮子法币的币种外,还将提供锚定单一法币的稳定币。

2、在稳健的合规框架下,增强Libra支付系统的安全性。

3、在保持其主要经济特性的同时,放弃了向无许可公有链系统的过渡计划。

4、为Libra的资产储备建立强大的管理计划。

结合白皮书2.0及DCEP作一个解读和对比:

1、白皮书中的一篮子货币可能会因天秤座协会的变化而改变,但仍然是以美元为主的强势货币,目前一篮子货币权重为:美元占 50%、欧元 18%、日元 14%、英镑 11%、新元 7%。

对比:DCEP是由央行发行,100%锚定人民币。LBR由Facebook发行,锚定五种强势货币。

2、这次白皮书改动,新增的重点是提供单一法币的稳定币,目前,Libra尚未确定这些单一货币,但美元、欧元和英镑的可能性较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增加法币稳定币的数量。

一来,这种方式是在推广这些强势货币,更容易得到监管批准,若Facbook把自己的29亿的流量赋能给通过Libra锚定的这些强势货币,无疑是给它们插上了翅膀,那些弱势货币仍然面临被侵蚀的可能。

二来,从币圈来看,如果LBR稳定币上所,不断增发,质疑声不断的USDT将面临很大的危机。如果USDT竞争不过LBR,使用量下降,可能以往的问题会暴雷,出现挤兑的情况;如果UDST由于早期效应,市场份额足够大,则会出现LIBRA也好,USDT也好各种稳定币在市场上共生的局面。

对比:DCEP的使用范围主要是国内14亿人口和一带一路的国家;DCEP暂时不会上交易所。LIBRA的使用范围除了本国外,还可以延展到使用Facebook的29亿用户所处的地区和国家;LBR有很大可能上交易所取代USDT。

3、Libra 完全放弃了无许可公有链系统,放弃了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宗旨,放弃了初代白皮书的无政府理想。这是一个根本的转变,也是Libra在ZF的强压下做出的妥协,可谓断臂求生。

对比:DCEP可能不使用区块链技术,是完全中心化的数字货币;LBR更趋向于联盟链,在接受全球最强监管下,协会自治。

结语:无论是DCEP,还是LIBRA,数字货币的应用场景越来越多,对币圈是个利好,也可提振币民信心。期待有更多人通过这两个窗口,了解区块链,了解数字货币,带动更多资金进场。

(全文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